近400名海峡两岸创新创业青年在蓉交流摆擂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1:51
  • 人已阅读

那些“聪明”的蓝藻和水葫芦,总是抢在人类前面。 它们能快速找到富含磷和氮的水域,在炎热的夏天霸道生长。所到之处,便是其他水中生物的地狱。 这是大自然在用自己的方式向人类发出警示生物赖以生存的营养元素一旦浓度过高,水也会生病。如同一个人,吃得太多太好,患上了“三高”。 上世纪90年代初,太湖北部梅梁湾因水华大爆发导致100多家工厂停产,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巢湖、滇池、阳澄湖、洪泽湖等地也经历过蓝藻爆发。更为极端的例子发生在2007年5月、6月间,太湖爆发严重蓝藻污染,造成无锡市饮水告急,超市、商店里的桶装水一度被抢购一空。 人们不得不一次次向“蓝藻和水葫芦”开战,一点点给“营养过剩”的河流和湖泊治病。在我国,这是一场持续十多年的持久战,昂贵而又艰难。 自2006年,“全国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在全国施行,把治污减排纳入政绩考核,进行“考试式监管”。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4年,国家投入了约7923亿元专门用于治理城镇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 很难算清,这场战役已经花了多少钱,还要再花多少钱。仅仅一个太湖,每年打捞蓝藻一项,就要花掉7000万元,捞得快却追不上长得快。 为了考察减排的成效,天津大学环境学院教师童银栋团队历时2年多,对遍布中国从南到北几乎全部省份的862个湖泊,进行了水质数据的跟踪分析。 他的研究聚焦了导致湖泊水体富营养化的一个关键要素――磷。研究结果显示,在2006~2014年间,60%的湖泊中磷元素含量从每升80微克下降到了每升51微克。“磷含量的下降标志着富营养化现象发生风险减少,也是研判湖水整体质量是否好转的重要指标之一。”换句话说,中国湖泊的“富贵病”正在慢慢治愈。 这项首次对中国湖泊统一测量磷含量的研究,近日在线发表于英国《自然》杂志子刊《自然地球科学》。 看上去非常干净的水,喝了也可能会死人 学的是环境科学专业,又做了许多关于水的研究,童银栋见过各种颜色的“病湖”。那些深深浅浅的绿色、蓝色,亦或是大片的红褐色,“其实是水中姿态各异的微生物本身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