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带孙子过马路被嫌慢 遭疑似酒驾男一脚踢飞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16
  • 人已阅读

  曾朴为了使“孽海”更“花”,更具有“写实性”,在重新修订《孽海花》之时,把龚自珍“杜撰”在小说里。   龚自珍是近代大文豪、大思想家,与魏源齐名,被誉为是睁眼看世界的第一批中国人。他死于鸦片战争的第二年,即1841年。死后,龚自珍的名句“我愿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激励了苦难中国好几代的仁人志士。不过,龚自珍除了这句名言被人传诵之外,人们还记住了他许多趣事。   龚自珍死后60多年,1905年,晚清文学大家曾朴,开始着手写历史小说《孽海花》。小说通过虚构的人物来映射晚清历史,其主线是状元金雯青与妓女傅彩云的神仙眷侣生活。男主角以同治年间的状元洪钧为原型,女主角则以赛金花为“模特”。   本来,大文豪龚自珍是不曾出现在小说中的。毕竟《孽海花》都是虚构的人物,即便有原型,也不能实打实的指名道姓。可是,到了1927年,清朝早已覆灭,曾朴为了使“孽海”更“花”,更具有“写实性”,在重新修订《孽海花》之时,把龚自珍“杜撰”在小说里。随便点一下也就罢了,可曾朴却让龚自珍大放异彩,成了一个色胆包天、癫狂搞怪的情圣。   小说中,龚自珍在清朝的内务府工作,官职为“主事”,乃六品京官。京城官员多如过江之鲫,六品乃芝麻小官,不能满足大文豪的胃口,他很不爽。   恰此时,宗人府的领导是一个宗室贵族,喜好风雅,常请下属龚自珍来家里应酬唱和。领导金屋藏娇,有一个侧福晋,诗词书画,样样来劲。虽然在领导家的宴会上,老龚不敢多看一眼领导的爱妾,但回到家里,他就开始情不自禁,心猿意马。   害相思病,很难受,好在有一天,“冤家”路窄,龚自珍在一个寺庙里偶遇侧福晋。寺庙这种特殊场合,是明清小说最喜欢让痴男怨女相遇的宝地。《孽海花》亦未免俗,当时侧福晋独自一人,老公不在身边。此“老公”不在,彼“老龚”出现了。见此天赐良机,老龚斗胆上前,像个中学生一样,找侧福晋搭讪。   不过,与他人不同,老龚一张嘴,便秀着蒙古语。原来龚自珍喜好研究中国边疆的历史、地理,早学会了蒙古语和藏语。而侧福晋作为旗人,懂一点蒙古语很正常。当年,满蒙以联姻稳固关系,旗人贵族懂一点蒙古语,是必须的。   老龚用蒙古语作开场白,第一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学问。第二是让周围的人听不懂,毕竟侧福晋身边还是有婢女的。第三,即便被拒绝,也不至于很丢脸面。反正是说“外语”,事后传出来,亦不减风雅。   还好,大如龚自珍所愿,听到几句蒙古语的寒暄之后,侧福晋很高兴。原来,这位佳人对龚大才子也早就心向往之。分别之前,侧福晋还主动“续约”。   看来真应了那句老话,书中自有颜如玉。不学习一点“外语”,恐怕老龚不至于如此之快就给佳人留下更多的好感。现在抱怨四六级考试的大学生,奉劝各位,就算是为了谈恋爱,也应该向前辈学习,扎实学好一门外语。   外语和“外遇”如此之同音,这段“孽缘”便开始了。第二天,龚自珍应约跑到一个茶馆,侧福晋却不在,只有一个男仆人等着他。龚自珍口干舌燥,顺手饮下了男仆人递过来的茶水,然后就晕倒了。接着,他梦见自己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然后摸到一张床,而床上正躺着一位佳人。很明显,龚自珍如贾宝玉一样,梦游踏入“太虚幻境”也。那警幻仙姑的妹子,当然就是侧福晋了。   很快,两人连话都没说,便被曾朴搞出了一台“爱情哑剧”。美梦结束之前,龚自珍听见公鸡打鸣之声,就醒过来。睁眼一看,原来睡在自己家里。龚自珍大惊,连忙叫来家里的人,问自己昨天是何时回家的。家人告知,他是今天一大早,由几个官府的差役,驾着马车,给送回来的。   这一下,老龚恍然大悟。原来昨天在茶馆碰到的男仆人,是侧福晋派来的“联络员”。当老龚“喝茶”晕倒之后,他就被人送到一个秘密场所,而侧福晋正在此恭候。唯一可惜的是,老龚当时是半昏迷状态。   《孽海花》肯定有所夸张。但大体上,龚自珍与侧福晋的暧昧故事,在当时和后世的记载中被屡屡提及。只是,侧福晋与龚自珍的“秘密约会”,虽有缘分,但太过于奇幻,恐怕就是小说家曾朴杜撰的了。   ●梁盼   专栏作家,文化学者,出版策划人